站内检索:    
当前位置:首页  > 探索创新  > 正文

让民主监督焕发“看得见”的光彩

发布日期:2016-08-09 浏览次数:

让民主监督焕发“看得见”的光彩

———全国政协2015年民主监督工作综述

包松娅

2015年3月9日,北京梅地亚两会新闻中心,全国政协第十二届三次会议记者会正在这里举行。

“请问委员,政协该如何加强民主监督职能?”在全世界媒体的关注下,记者关于政协民主监督的问题,打开了五位委员的“话匣子”。委员们坦言,民主监督在人民政协三项职能中确实属于“短板”。政协不具有权力机关法律强制性的监督职能,而是以在各种协商讨论活动中提出意见建议的方式实现民主监督的目的。因此政协各种会议、提案、调研视察和反映社情民意工作中,其实都含有民主监督的成分,问题是这种民主监督的聚焦点够不够,力度够不够?

在全国政协第十二届三次会议的开幕式上,全国政协主席俞正声作常委会工作报告,就如何加强民主监督专门提出,要有计划、有目的、有载体,特别是要注重民主监督的实效。“注重实效”,这成为过去一年贯穿政协民主监督工作全过程的主基调,全国政协就关系国计民生以及地区发展的热点难点问题,不以“说了算”为尺度,以“说得对”为目标,开展了一系列产生广泛社会影响的监督性履职活动。

“问题导向”是“基本思想”

提起全国政协民主监督工作的亮点,监督性调研的开展当属浓墨重彩的“一笔”。这被认为是全国政协试图破解多年来民主监督短板的一种探索和尝试,是强化民主监督职能的重要抓手。从2015年4月到10月,全国政协办公厅和专门委员会分别赴16个省(区、市)组织开展了12项监督性调研,推动了一系列问题开始破题并解决。

很多参加过监督活动的委员都知道,监督性调研不同于一般性调研的关键在于“监督”起来的一个“难”字。难在找问题、挑毛病,难在情况不明、是非难断,难在作批评、找难堪,难在被监督方不乐意、不配合、不接受。这也是民主监督工作长期薄弱的一个重要原因。监督性调研则把政协、监督、调研、协商这几个元素有机结合起来,成为了大家乐见的一种“监督”方式。

“矛盾的交错点、利益冲突处,是监督性调研选题关注的方向。”全国政协经济委员会驻会副主任侯建民认为,问题导向是监督性调研选题的“基本思想”,选题在哪里?在中央文件明确的民主监督内容里、在政协年度协商计划和党组工作要点里、在领导同志有关批示里。

针对选题是否可以随时展开调研,“时机”是重要决定性因素。在侯建民看来,选题中涉及的法律法规已列入立法调研、立法修订计划中;涉及的重大方针政策及领导批示都已实施了一段时间;涉及的与群众利益相关的问题是委员反映强烈且有一定调研工作基础的,均属于时机成熟。

事实也的确如此,在全国政协12项监督性调研中,道路交通安全法实施情况;小型农田水利、重大科技专项、特殊教育等中央方针政策的贯彻落实情况;关于腾格里沙漠污染治理等领导批示的落实情况;关于环卫工人权益保障、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安全隐患等提案的办理落实情况等选题,凭借“切口小、立意高、角度准”,实现了政协民主监督的可操作性,并最终取得了良好社会效果。

“看得见”的实效

在全国政协社会和法制委员会驻会副主任吕忠梅看来,政协的民主监督不仅要“埋头做”还要“看得见”,要推动问题实实在在的得到解决。

“加快解决建筑工人工伤维权难问题”早在2013年就被列为全国政协重点提案,全国政协副主席卢展工带队进行了专题调研并形成了高质量的调研报告。在2014年11月13日的全国政协双周协商座谈会后,四部委联合出台了《关于进一步做好建筑业工伤保险工作的意见》(以下简称103号文件)积极采纳了委员们提出的意见和建议。

然而,文件出台并不是最终目的,文件要能切实发挥作用才是关键。在103号文件出台大半年后,社法委组织委员对103号文件的落实情况进行跟踪调研。

经过不断地沟通,2015年8月底,人民政协报反映的建筑工人工伤维权个案得到顺利解决,工伤保险待遇和法院调解书基本执行到位。9月,全国政协社法委派委员参加了四部委组成的督导组,分赴8个省市区进行工作督导。“我以政协委员的身份,参与对湖南省和江西省的督导。政协委员参与政府部门的督导检查,是全国政协专委会探索与政府部门建立工作联动机制、开展民主监督的又一项有益尝试。”吕忠梅说。

到去年12月底,社法委紧抓不放,再次组成调研组就103号文件的执行情况对湖南、湖北两省进行监督性调研。调研组对103号文件落实过程进行跟踪,发现问题、寻找原因、提出解决问题的意见和建议,本身就是有建设性的“监督”过程。

政协的民主监督不追求刚性约束,不能形成倒逼机制,那看得见的实效如何体现?推动问题实实在在得到解决是一种体现,增进共识也是一种体现。

其实,人民政协的三项职能是互相贯通的,都体现着民主监督的元素。在增进共识方面,双周协商座谈会非常值得称道。

2015年10月8日,国庆长假后第一天,由全国政协主席俞正声主持的全国政协第三十九次双周协商座谈会如期举行。20余位来自全国各地相关领域的全国政协委员、权威专家学者,与科技部、农业部、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的负责人坐在一起,从不同层面、不同视角,以理性客观的态度,就“转基因农产品的机遇和风险”热点问题,直抒胸臆,坦诚交流。会上,观点很多,争论也不少,但最后大家基本形成共识:让科学的归科学,市场的归市场,才能令这项生物新技术真正实现服务社会造福人类的价值。

“较真”的监督

2015年7月中旬的腾格里沙漠,已提前显示了暑热的威力。由全国政协常委、人口资源环境委员会副主任吴双战率领的全国政协人口资源环境委员会调研组,就“腾格里沙漠污染治理”开始了长达5天辗转上千公里的监督性专题调研。

值得一提的是,调研组在这次监督性调研的过程中,增加了“暗访”和“突然袭击”的工作细节,这些在媒体监督中常见的字眼,使得委员们直呼“有点监督的意思了”。

顶着盛夏的炎炎烈日,调研组的暗访小分队,悄悄来到腾格里沙漠边缘距离宁夏回族自治区中卫市污染企业明盛染化最近的东园镇黑山村、柔新村、新星村等走访群众。路边小卖部的售货员和顾客、树荫下下象棋的老者、卖西瓜的小贩、甚至骑自行车和摩托车路过的乡亲都成了队员们了解问题的对象,这些百姓声音相信是再真实不过的。

在随后举行的座谈中,委员们更是化身“较真”先生:“我们来调研,就是要了解真实情况,和自治区一起深入分析事情的主要原因,提出有价值的建议,出实招解决问题,不搞花架子。”吴双战委员直接就提出了他关心的问题:“我感觉有几个问题需要调查清楚,政府说能保障整改到位,有哪些有效的实招?要做到从现在起,污染不再发生,有哪些实实在在的办法?按现在的方案处置之后,长远看,对生态有没有风险?处置到这个程度,还有没有风险?处理这些污染问题,宁夏自己能不能解决,还需要国家层面解决哪些问题?”“虽然政府的整改力度是空前的,也处理了一批人和企业。现在治理情况究竟怎么样?为什么29个整改问题,还有11个没到位?能不能解决,什么时候解决,怎么解决?”欧阳华委员追问。

同样“较真”的监督,还有全国政协副主席李海峰带队的“政府及其有关部门要切实加强文物安全工作”专题调研。此次调研地点位于北京天安门东侧的太庙。狭窄的院门、乱堆的杂物、私拉的电线、简易的窝棚、开裂的墙瓦……如果不是亲眼所见,人们很难相信这竟然是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北京太庙中的“一景”。“看到太庙里的棚户区可以说是震惊。那种混乱无序,隐患无穷的情况竟然在首都的核心保护区存在,而且现在还有人在这里盖房。”全国政协文史和学习委员会副主任卞晋平说出了许多委员的感受。

其实,4年前,单霁翔就曾联合了40位政协委员提交提案呼吁,解决太庙等文物保护单位的安全隐患问题。当时北京市相关部门也曾制定了一个整治方案,可到了2014年,这个方案还仅仅停留在纸上。老百姓住得不舒服,管理部门压力大,委员们不断呼吁,但问题就是解决不了。“到底制约的问题出在哪里。”全国政协文史和学习委员会驻会副主任陈惠丰不无焦急地问。

产权不清晰,管理使用单位众多,是文物安全保护工作增加难度的原因之一。缺乏资金则是另外一个难题。“先救命,后治病。”全国政协文史和学习委员会主任王太华强调,目前,在不能完全搬迁之前,要先“救命”,解决一些突出的问题,接下来则是修缮、保护,再远一点则要恢复文物的原貌功能。

除了“救命”,委员们还希望政府相关部门从源头“治病”,完善法律法规,明确主体责任,文物的产权单位、管理使用单位、上级主管单位,应该切实承担起对文物保护和文物安全的主体责任。

“总是文来文往意义不大,请有关部门明确回答:到底能不能办?”在卞晋平委员看来,委员们的“较真”使问题得到了更高层面的重视,北京市领导带着提案承办部门人专程到全国政协就此进行沟通答复。

为了这样的实效,针对各种问题,在调研中、在座谈中,在提案中、在大会发言和小组讨论中,“较真”委员比比皆是。他们识民情、接地气,带着群众的呼声和期盼,提意见、讲建议,反复多次、直言不讳。

委员们的执着和认真无形中汇聚成了政协民主监督的合力。随着改革进入深水区,经济社会领域的“老大难”问题还很多,要解决起来非一日之功,委员们不怕“碰钉子”敢啃“硬骨头”,人民政协的民主监督定能焕发“看得见”的光彩。

(原载2016年3月1日《人民政协报》)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